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魂帝武神

第3577章 六絕再現

    瞬息之間,數十個暗使被吸攝而入。

    以慕容凌云為中心,一個充斥著劍意與驚人殺意的劍陣范圍,成了他的絕對掌控之地。

    “呆子,別犯傻。”蘇承語氣一急。

    “七殺夜刃狀態已讓你壓力不輕,再加五殺天逆,你支撐不住多久。”

    “破空雖可禁空,卻不是禁錮身軀。”

    “你將這數十暗使吸攝入夜刃范圍,是要以一己之力應付包括我在內的數十頂尖強者不成?”

    “你這是在找死…”

    “我不管。”慕容凌云冷喝一聲,臉上卻是泛著笑容。

    “我早便想與你一戰了。”

    “蕭逸。”慕容凌云猛地看向前方遠處的蕭逸,“捉緊時間,我撐不住多久。”

    蕭逸未有言語,只點了點頭。

    此刻的蕭逸,已再非單獨應付葉流一人。

    蘇承與顧非凡雖被慕容凌云攔下,卻…還有一個暗使,且同是劍修,攔在了蕭逸面前。

    “這家伙…”蕭逸力戰二人,心頭暗道一聲。

    此人的實力,比之葉流還要強橫一分。

    二人聯手下,竟逼得蕭逸再無法進寸半分。

    “是你…”蕭逸認出了此人的凌厲眸子。

    正是當初在九荒之外忽然現身救走水凝寒的那個神秘劍修。

    此人同樣是天驕,但蕭逸并不記得中域上何時出現過這樣一個足可謂之可怕的劍修妖孽。

    鏘…鏘…鏘…

    空氣中,劍鳴交鋒之音密集無比。

    這,是屬于三個劍修的戰斗。

    蕭逸眉頭緊皺。

    即便上單獨對戰這個神秘劍修,他都未必有把握輕松勝之。

    而今,再加上一個實力僅弱他分毫的葉流。

    二人聯手,反倒是蕭逸完全落到了下風。

    轟…

    蕭逸猛地一劍轟出,“破曉無極。”

    一劍出,威勢驚人。

    但,卻并非是劈向二人,而是劈向二人之間。

    二人眼中泛過錯愕之色,但卻被強行分開。

    轟…同一時間,又是一聲轟鳴。

    蕭逸一拳轟出。

    神火巨人掌中八色火焰滔天,七股世間強悍火焰,一股龍炎,將葉流團團包圍。

    蕭逸仗劍直取這神秘劍修而去。

    雖如今同樣是力敵這二人,但起碼未讓這二人聯手。

    另外,雖自己的火道實力與劍道實力在伯仲之間,但蕭逸還是覺得自己的劍道更趁手。

    故而神火巨人纏戰下實力較弱的葉流。

    自己的劍,則與這神秘劍修交鋒。

    激戰數分。

    二人始終處于僵持狀態。

    蕭逸暗暗驚疑,以他的眼力,竟也看不出這神秘劍修使的是哪一家的劍道手段,到底是哪方天驕。

    水凝寒到底是從何找來這么一個神秘的劍道妖孽?

    天源地境?

    蕭逸猛地想到了什么,或許,便只有這一個答案了。

    激戰,始終在僵持。

    蕭逸暗暗著急。

    如果少了葉流,他火道、劍道實力齊出下,或可短時間內敗此人。

    可…他不可能殺了葉流。

    六封驚魔劍強行將其封住?

    不可能,不說他還沒到洛前輩那等動輒封天的層次,自己也再無那等外力增幅下的滔天戰力。

    他而今,只有一身君境三重修為下,君境七重巔峰之戰力。

    劍道戰力有此層次,是因紫電神劍,而紫電神劍又因是劍道之劍吸收了大量靈脈吸攝的星道力量,契合他的劍道力量。

    憑此,方有此增幅。

    火道實力,則自然是因為八火輪回的增幅,以及今之控火獸的控火能力可怕無比。

    君境三重至君境七重巔峰,不僅跨了四重,更是跨越君境中期、后期,直達君境七重巔峰的龐大差距。

    這樣的增幅,已相當可怕,卻也已然是極限。

    在無外力的情況下,蕭逸而今再做不到增添哪怕半分戰力。

    以君境七重巔峰之戰力,略壓葉流一籌的差距,想憑六封驚魔劍封住他,根本不可能,除非他愿意耗費龐大的元力。

    但,除卻面前的蘭路者外,之后他要應付的,是破陣,以及身在主陣內的北隱無為。

    而今元力耗盡,之后如何應付?

    蕭逸腦海中一時思緒無數。

    鏘…

    思索之間,竟劍道交鋒落了些許下風。

    那神秘劍修的一劍竟震開紫電,直取蕭逸咽喉。

    蕭逸一驚,只來得及堪堪躲過要害,身影一側。

    嗤…利劍,在他肩膀上劃過,劃出一條血痕。<b

    r />

    后方。

    劍姬前輩一邊與水凝寒纏戰,卻也一邊注意著蕭逸的戰斗,見狀,暗暗皺眉。

    “小子怎么回事?”

    另一邊,櫻月公主身上早已沒了冥域力量的增幅,同樣在與一個暗使交戰。

    當然,櫻月公主的全副心思也幾乎全在蕭逸身上。

    “不好。”

    “離方經歷過大戰,一身傷勢不輕,而今又有幾分心緒不寧…久戰之下,定有所失。”

    櫻月公主眉頭緊皺,她也是個逆天妖孽,自然看得明白蕭逸的戰斗怎么回事。

    先有與水凝寒之大戰,無敵君境層次,以雙方力量耗盡各負傷勢而告終。

    無敵君境狀態所受之傷勢,一旦壓到君境七重巔峰戰力下,本就非同小可。

    后又經一眾暗使接連圍攻,直至一個個援手到來才減輕幾分壓力。

    而這段時間內,蕭逸毫無戰斗停歇,一直在往主陣方向挺進。

    連番大戰,加上不輕傷勢,再加而今力敵一個實力伯仲間的對手,再加上心緒不寧,自然瞬間落了下風。

    再這般久戰下去,水凝寒后手不斷,蕭逸能撐多久?

    蕭逸的戰斗,始終才是雙方的勝負關鍵。

    故而即便周遭戰斗密集,但所有人的注意力同樣近乎全在蕭逸身上。

    水凝寒獰笑一聲,“蕭逸,你撐不住多久了。”

    這邊。

    蕭逸一劍落下風,這神秘劍修趁勢而上,直逼得蕭逸劍劍而退。

    “不能再耗下去了。”蕭逸咬緊了牙,臉色難看到極點。

    同時,臉上也已然閃過一絲決絕。

    轟…

    蕭逸一劍轟出,“破曉無極。”

    一劍出,猩紅劍影層層而疊,紫色雷霆暴走不已,終于穩下了這神秘劍修愈發凌厲的攻勢。

    同一時間,蕭逸一拳轟出。

    神火巨人毫無保留,直取葉流而去。

    “葉流,抱歉了。”蕭逸暴喝一聲。

    神火巨人掌中,八火暴走。

    八條狂猛游龍,重重朝葉流吞噬而去。

    葉流只來得及瞳孔一縮,已被八條狂猛火龍吞噬,淹沒在一片火海之中。

    遠處。

    水凝寒臉色一驚,“真下得了殺手?不愧是蕭逸殿主,狠辣如斯,往日稱兄道弟之好友竟也能痛下殺手…”

    水凝寒嘴角咧了咧,掃視周遭天驕,“這就是你們信任蕭逸的下場…”

    話未說完,水凝寒忽然話語一滯。

    “嗯?”水凝寒忽然臉色一驚,她明顯注意到,蕭逸臉上此刻泛著的,絕非痛苦之色,而是…咧過一絲得意。

    “不對。”水凝寒猛地大驚,在她的感知中,葉流的氣息根本沒有消散。

    果然。

    滔天火海之中,一道身影瞬間躍出。

    身影,借八條狂猛火龍的轟擊之勢,以驚人速度直取主陣上的北隱無為而去。

    水凝寒的陰冷目光在蕭逸以及葉流身上掃視而過,“你二人詐我?”

    “葉流,你找死。”水凝寒臉色暴怒。

    “水姑娘。”葉流身影不停,冷笑一聲,“你最大的錯誤,便是將我留在你身邊這般多年。”

    葉流,從來不是冉琦那種匹夫。

    不是青麟或者慕容凌云那種莽夫。

    而是個…和蕭逸一樣,智計過人的天驕。

    北隱無為,仍在閉目修煉。

    葉流身影已躍入主陣之內,而主陣之內,此刻空無一人,無人能攔他。

    “死。”水凝寒大驚失色,顧不得身前冰白斬幽重重轟來,只猛地手指一凝。

    遠處主陣上,葉流身上的圣傀儡頃刻開裂,一股氣勢轟然爆發。

    是的,圣傀儡,是水凝寒的東西,不僅是增幅這些天驕勢力的‘重寶’,也是套在這些天驕身上的‘枷鎖’。

    水凝寒只需一個手印,即可讓圣傀儡自爆,連同圣傀儡內的天驕一并轟成粉碎。

    孰料,這一瞬,葉流的身影卻是頓了頓,冷笑一聲,“就等你這道手印了。”

    葉流猛地一掌轟出。

    圣傀儡轟然自爆。

    但自爆威力,還未來得及將他吞噬,已然在一瞬之間盡斂他掌中。

    “葉圣六絕。”蕭逸輕笑一聲。

    以葉流的實力,身上所契的圣傀儡遠超在場任何一個暗使身上的圣傀儡。

    其自爆威力,連蕭逸都不敢毫無防御地吃下。

    “水凝寒,經年種種,老子一并還你。”葉流暴喝一聲。

    蕭逸輕笑。

    真正的出生入死,便是哪怕言語再多,皆不敵一個眼神間的默契,盡曉對方心頭所思所想。

    ......

    第三更。

    今日更新,完。
Back to Top
全民欢乐捕鱼街机版破解版 湖北11选5奖金设置 体育彩票36选7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怎么玩 华东福彩东方6 1开奖结果 一肖一冯中特公开选料 温州麻将怎么算钱 齐鲁风采群英会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开奖预测 股票群微信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走势图 中国一重股票分析 辽宁快乐12选5中奖规则 广东36选7好彩3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手机软件 街机千炮捕鱼 开元棋牌游戏中心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