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生死帝尊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十八騎士

    “圣族……”

    方岳念叨著這兩個字,他摩挲下巴,心中有了些許想法。

    這個族群,別人畏之如虎,可是在他的眼中卻是絕好的資糧。

    “我等為人族開辟現行之路,爾等也要為我等護法!在這血色劫數中爾等的收獲都交出來吧!這些東西不是爾等可以享用的!”

    一個圣族的騎士冷漠的說道,他張口就是想要掠奪方岳和天池的所有收獲。

    黑不凡則是在旁邊插手,露出一抹幸災樂禍的表情,這是人族的內斗和他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

    “我是偽裝成血色生物進入到這血色劫數世界中的,故而不敢有什么大動作!我這一路上一無所獲,不信你可以搜身!”

    方岳一副光棍的樣子,他將身上的諸多寶物都已經放入到了次元儲物空間中,他如今屬于是要東西沒有,要命一條,愛咋咋地!

    圣族的騎士蹙眉,我們特么的辛辛苦苦的廝殺到這里你說你披了一層血色的外衣一路偽裝到這里,連個兵丁都沒殺,你讓我們如何自處啊!

    那圣族的騎士不相信方岳所言,他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了一枚五色的珠子。

    “這是尋寶珠!將他握在手中,若是你身上有寶物的話,這珠子自然生光。”

    圣族的騎士將手中的五色珠送到了方岳的手中,方岳如言,握住了那枚尋寶株。

    寶珠暗淡,仿佛是一塊石頭一樣沒有任何的光澤!

    圣族的騎士唑了半天的牙花子,心頭一陣的窩火。

    自己裝了半天的逼,想要掠奪這兩個人族的機緣,沒想到,自己這是白瞎了工夫,找了個渾水摸魚的窮鬼!

    “廢物!”

    圣族的騎士一腳踹向了方岳,想要將他踹開。

    結果方岳的身姿輕盈,像是一縷煙霧一樣躲開了!

    “你呢?”

    圣族的騎士將下一個目標瞄準了天池。

    天池神色淡然,從懷中取出了一張法旨。

    “這是我身上唯一的寶物,不過敢不敢接就要看你們的膽量了!”

    那法旨生光,其中道道法則的碎片在法旨的周圍飛舞。

    圣族的騎士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最終恨恨而退。

    那張法旨是一位大人物所留,他們若是想要抵擋的話必須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這是天池的殺手锏,直接震懾住了圣族的十八位騎士。

    最終這些圣族的騎士無功而返!

    “哈哈哈,沒想到圣族也有吃癟的!”

    黑不凡幸災樂禍,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心態。

    “你這個黑魔族什么意思?你這是想要找死嗎?”

    圣族的騎士瞪眼。

    黑不凡則是冷笑說道:“有膽量的話,不妨對我出手試試!”

    圣族的騎士大吼一聲,撕破云天。

    一道道的銀光從天而將,撕裂大地,擊穿萬古!

    他在方岳和天池的身上吃癟,似乎是想要在黑不凡的身上找回場子!

    黑不凡冷笑一聲,背后那一道道模糊的身影忽然間變得凝實起來。

    那些模糊的身影周圍演化成一道黑色的虹光將所有的雷霆都統統阻絕在外。

    “咝,這是……”

    圣族的騎士如避蛇蝎,“退,速退!”

    那圣族的騎士驚恐大叫,隨后帶著其他的十七位騎士離開,盡皆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

    “九幽黑魔功!沒想到黑魔族在這一代中竟然真的有人修成了這門功法!”

    天池這個時候方才注意到黑不凡背后的身影。

    他倒吸了一口涼氣,神色中亦是充滿了忌憚!

    “九幽黑魔功相傳在黑魔族中已經失傳!一人之力,分化出十道魂魄,一道為本尊魂魄,其他的九縷盡皆是供奉給黑魔族中的祖先。可以各自降下他們先祖的一道英靈魂魄!”

    天池對于九幽黑魔功頗為了解,黑魔族乃是人族的大敵,他不可能不知道黑魔族的秘傳功法。

    “怪不得在第一次遇到這黑不凡的時候我就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原來他的身上還有這種秘密!”

    方岳也是退避三舍。

    黑不凡收起了背后的虛影對方岳咧嘴笑道。

    “你們用不著對我如此忌憚!我雖然修有如此魔功,但是在這血色世界中我們可以商量聯手,摒棄種族之分!”

    黑不凡提議,主動釋放出了自己的善意。

    他和天池互相了解,大家誰都不是善茬。

    至于方岳,之前黑不凡曾經與他交鋒,別的不說,僅僅是那變態的肉身就足以得到他的認可。

    并且方岳早就登上了黑魔族的那張通緝榜。

    “好!”

    天池主動答應下來,如今這血色世界中內憂外患,能夠和黑不凡化敵為友可以最大程度上保證他們未來在驚雷峽谷中的安全和利益。

    “沒問題,反正我也是個混子!”

    方岳呲牙咧嘴,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這個時候,驚雷峽谷中一株銀色的小樹搖搖晃晃拔地而起!

    方岳看到小樹生長,他的心中不由微微一驚。

    億萬雷光從天而降,雷光如海,波瀾滔天。

    整個驚雷峽谷被無垠的銀色海浪填滿,任何人都難以踏足半步!

    “是雷霆古樹!沖進去,將那古樹拔出來!”

    一個圣族的騎士晃悠了一圈又逛了回來。

    他手持戰戟,落到了方岳的脖頸上面。

    他的面色高傲,將方岳當成了探路的石子。

    方岳瞥了他一眼:“只有你自己來了嗎?”

    “驅使一些牛馬而已,何須多人出動?”

    圣族的騎士語氣更為惡劣,將方岳當成了豬馬牛羊一般。

    “你托大了!”

    方岳一手搭在了那戰戟上面,猛然一拔便是將那戰戟奪到了手里!他的肉身蠻力極大,可以硬憾虛仙!而這圣族的騎士雖然血脈特殊,但是他的優勢在其他的方面并非肉身。

    “這是虛空戰戟,可以力劈虛空,來無影,去無蹤,所使用的鍛造的材料乃是傳說中的虛空金!雖然這戰戟只是大圣境層次的法器,但其價值比一般的虛仙境層次的法器還要珍貴!方岳,你發財了,這次真的弄到好東西了!”

    黑不凡在旁煽風點火,不懷好意,他哇哇大叫,在為方岳助陣。

    圣族的騎士臉色漆黑如鐵,這次真的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本來,他是不把方岳當回事,想要將方岳當成探路的棋子,來看看這驚雷峽谷的究竟,但沒想到卻是被方岳奪走了兵器。

    “小子,跪過來受死!”

    黑不凡咬牙切齒,對方岳大吼一聲!

    他的雙手劃動,虛空中洪流涌動,一輪明月從他的背后緩緩升起,無盡的江流自虛空中洶涌而出淹沒一切。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圣族吟唱出了一句古詩,然而眼前的景象卻是和他古詩中描繪的場景很不匹配!

    詩詞中描繪的場景幽靜典雅,而這圣族的騎士釋放出來的洪流江水滔滔,漫卷整個世界!

    無盡的江流向著方岳匯聚而動,方岳手掐印訣,將無盡的姜水抵擋在了身前。

    在方岳的身前,有一座高山顯化而出,阻擋姜水奔涌的方向!

    “你,不行的!”

    方岳豎起了一根手指,輕輕搖動了一下。

    此刻,方岳體內的一百零八枚血色舍利生光,他竟然發現自己仿佛和這血色劫數的世界正在貫穿與融合,無盡的血色之力涌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為他加持力量,讓他的戰力倏然間暴漲數倍!

    這仿佛是變成了他的主場,周圍的血色之力在對圣族的騎士形成壓迫,而此消彼長之間,他竟然有了圣族騎士對抗的本錢!

    兩人對峙,方岳略占上風!

    圣族的騎士抽出腰間佩戴的大劍,向著方岳的方向劈斬而去!

    劍光如電,瞬間將天地割裂,斬碎了方岳身前的高山!

    “殺!”

    圣族的騎士口中輕輕的吐出了一個殺字,他的劍光之中仿佛是蘊藏著千鈞之力!

    一劍斬落,九天顫粟!

    這一斬之中仿佛是蘊含著千萬式劍招的變化,要將方岳誅殺于此!

    “金鐘罩!”

    方岳施展出了自己的招牌絕學!不過此刻他的金鐘罩已經是今非昔比,其中蘊藏的法則更加的復雜且圓潤,五行世界演化出來,直接抵擋住了圣族騎士的劍光!

    圣族騎士的劍光與五行世界的壁障碰撞,火花四濺,蕩起層層波瀾!

    方岳再度出手,手捏蓮花,虛空中一朵朵的金色蓮花綻放盛開,倏然旋轉,播撒出無盡的花瓣,每一朵蓮花的花瓣的邊緣盡皆是鋒利如劍!

    圣族的騎士猝不及防,被一瓣蓮花的花瓣劃破了臉頰!

    鮮血汩汩涌流而出!

    強勢而兇橫的圣族騎士受到了不輕的傷勢。

    “圣光普渡!”

    圣族的騎士終于忍無可忍,他施展出了自己族中的絕學!無盡的圣光蔽體,將周圍侵襲而來的蓮花花瓣統統燃燒成為灰燼!

    “圣光審判!”

    圣族騎士煉化圣光,變成了一柄百丈長劍,向著方岳的方向硬生生的劈斬而下!

    “這是圣光血脈的圣族騎士!”

    天池看到這圣族的騎士施展圣光術,他的臉色不由微變。

    他高聲提醒道:“方岳,小心這個家伙的圣光!他擁有圣光血脈,這種血脈誕生出來的圣光不僅可以斬滅生靈的肉殼,更是可以侵蝕到生靈的靈魂!若是被他的圣光斬殺,將會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天池沒想到方岳這一場就碰到了一個硬茬子!

    “血色審判!”

    方岳利用鮮血之力,凝聚出了一柄血色兵刃!他仿佛是得到了這片血色劫數世界意志的認可,并沒有花費多大的力氣便是將血色兵刃凝聚出來,他所凝聚出來的血色兵刃直接就是大圣境層次的境界!
Back to Top
全民欢乐捕鱼街机版破解版 下期双色球的必开号码 股票入门免费教学视频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 辽宁快乐12遗漏查询 江西时时彩3星走势图 申城棋牌网下载? 股票指数期货交割 好运彩彩票app怎么样 微乐吉林麻将游戏 吉林11选5中奖规则 股票卖出规则是怎样规定的 天津11选五最新版走势图 本港台六开奖现场直播 pk10极速赛车官网开奖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新规律平特一肖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