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十九重帝獄

第一千一十五章 放不下

    “四境之地,各有玄妙,彼此不通,他們處境兇險,卻又如何救援。”火仙兒,黛眉微皺,有些憂郁,卻依然絕色無雙猶如神女。

    馨兒立于簫楠身邊,好奇打量著她們:“這些姐姐好漂亮,難道都是爹爹的妃嬪,上天庭尚存之時,爹爹可是只有娘親一個帝后。”

    饒是她貴為天帝之后,見慣上天庭諸仙三妻四妾,也不由得暗暗責怪簫楠花心。

    可是娘親早逝,爹爹辛苦將自己養,墜落凡塵后吃了很多苦頭,有那么多關心他的姨娘也是好事。

    俏臉又是漸漸開朗起來,若是簫楠知道短短時間內,身邊的小丫頭動了這么多心思,也會是哭笑不得:“修行者的想象力太強大了。”

    “我們當務之急是渡過這片海,此海能映前世今生,禍我心神,于我不利。”洛妃仙,雖不是諸女中實力最強者,卻總是那位輕輕張口就能掌握全局的女人。

    她甚至不曾主動詢問馨兒和簫楠的關系。

    另外諸女,亦于此刻知趣的不提此事,倒是因她之言,而將心思放在破解渡海之道上。

    九座島,蘊藏著和長生有關之秘,也許是長生物質所化的仙神藥,也許是不老不滅天功,又或者有神圣遺留的造化。

    前提就是渡過這片海。

    此海,又豈是那么好渡,而所謂乾荒之境,為四大境最有造化之地,怕也只是相對而言。

    畢竟宇荒之境乃是一口氣吞噬萬千歷練者的至兇之地,放眼東荒武界,類似的兇地也并不多,乾荒之境,位于四境之一,并不會泛泛。

    “這片地方需本心過,而我若未回歸本心,還真不敢踏足此地呢,堂弟。”

    此時行進白衣飄然的簫遠仙,猶如絕世謫仙飄渺,靈臺隱隱閃爍仙韻,竟是窺視到仙之境界。

    顯然成道山中一番話破開心結,使得他在混沌劍道造詣更深。

    洛妃仙諸女心神暗暗震撼:“好驚艷的天資,果然是和簫楠蘊含相同血脈的簫家人,就算不如他,在武道上的進境也打敗了東荒九成的同齡人。”

    身邊女子,溫婉如玉,輕輕依偎在他身邊,笑的猶如春風動人,兩個人都重新戴上面具,但的確如簫遠仙所言卸下心中的面具了。

    簫楠沖著他一笑:“如此便好。”

    對堂兄的進境倒沒有太多驚訝,畢竟陵外見到他御劍混沌,于東荒歷練的一年多,也是有著驚世奇遇,襯以本身的資質無有大成就才令人唏噓。

    “堂弟。不如我們來比一比,誰先到那處島,算了,我選右邊那處黑島,你選左邊,如此更公平。”簫遠仙指著前方的兩處距離相似的島嶼道。

    不過,他身邊的女子,抿了下櫻唇張口勸道:“還是算了吧,比了十幾年了,還沒有比夠嗎,人生那么長,如果都用來比較,不累嗎?”

    年少時,他們爭奪簫家霸龍之位,或許還能用心比天高來回首,如今,已到拿起放下的道悟之境,還執著這些虛名?

    就算簫遠仙不累,而她也瞧得累了,經歷了那么多,人的確該如是簫楠說的朝前看。

    簫遠仙尷尬的摸了下鼻子,好似埋怨的掃了眼身邊佳人,似乎在道:“你不幫我也就罷了,竟然還要拆臺,未免太狠了

    吧。”

    溫婉柔真的只是柔柔的笑著,瞇著美眸,一切盡在不言,卻擊敗了簫遠仙,使得他臉上漸漸浮現起寵溺:“你說了算。”

    “堂哥和婉柔打算什么時候成婚?”簫楠倒是沒有過多在意簫遠仙的些許好勝之心,而是頗有興趣的看了眼兩人,仿佛從他們身上看到自己和洛妃仙的影子。

    經歷了那么多,起起落落之中,簫遠仙也尋找到驚世造化,早不是那個只會爭一時長短的心境狹隘之人。

    若簫遠仙仍是曾經那頭藏在黑暗中的霸龍,就算擁有絕世氣運,也斷然得不到他的寬怒,而七大古陵之外相見,不曾從他身上感受到殺意,就算是成道珠前也只能算明謀。

    一個人生存在世間,單純用對錯來斷言他,并不公平,只要他不曾刻意傷害這個人,行坐勢取利之事,又有什么不能寬怒?

    圣人都有私心,只要這個私心不以主觀害人,便沒有資格嚴于律人,而他向來沒有興趣做極致的道德圣人。

    若不肯放過簫遠仙,昔年,東洲學府,就不必放過,也無需等待今日了。

    大屠武帝,若算計他成功,而他也不在世間,最終為簫遠仙所算,也算不了什么,若是他最終贏了大屠武帝,憑簫遠仙也算計不了他。

    這就是他此刻還能站在這里的原因,不僅只是修行資質,還有那么兩三分異于常人的地方。

    獄尊俏生生立在十九重帝獄中,沐浴圣光,眼神微有感慨:“這一世的他,開始覺醒神王勢,除此之外,和登頂神王境那一世終歸有所不同。”

    花,依然是這朵花,但是綻放的時間不一樣,經歷了十萬年的世態洗練,再綻放又該會是怎樣的風采?

    她很期待。

    “溫婉柔也算求仁得仁了。”洛妃仙諸女看著這一幕心里輕聲感慨:“簫遠仙這么驕傲的人,能夠對溫婉柔如此柔軟,也足見他的心徹底被婉婉柔俘虜。”

    可是這家伙就很難辦了。

    她們又是看向簫楠:“這家伙處處留情,情花開了一朵又一朵,卻不給她們個交代,而他們之中也就洛妃仙有名分。”

    簫楠感覺脊背有些發寒,不由得輕輕打了個啰嗦,卻是將胸口的小紫顛得露出顆小腦袋來,揉了揉惺忪的眼神,抬起頭瞪了他一眼。

    似乎在道:“擾我清凈做什么?”

    “嗚。”不過它很快直起身子,伸出脖子貪婪的嗅著九座島嶼傳遞出來的藥華,旋即又被眼前的浩瀚之海所吸引,流露起絲懼念,顯然九品神靈血脈的他也很忌憚

    “我先來試試這水有多深。”比試雖然未能進行,不過爭強之心仍存,簫遠仙踏浪其上,朵朵光花生滅,折映起無數十分瑰麗的武道景象。

    這些景象既有簫遠仙的過往,也有他的未來,甚至于隨著他前行,漸漸折映起和他因果相關的人物之事。

    他們的生老病死,愛恨別離都在此中,有些景象竟是隨著他心境變化而推演,在步步間呈現著越發繁雜的變化。

    這些景象像極本本記載人生經歷的古卷,此刻重新為他人講解:“生滅于無常,幻光與真實,一世人一世像,眾生來天地,命歸寶輪中。”

    這片海,亦有個名字,叫做長生不老海。
Back to Top
全民欢乐捕鱼街机版破解版 山东11选5开奖历史记录 2020年理财平台排名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 十二生肖必中特 黑龙江11选5500期查询 江苏2020年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七星彩论坛特区 福建快3开奖直播 2014最好投资理财平台 江苏快三投注 华天科技股票股吧 北京pc蛋蛋28最准的技巧 电子娱乐网app 安徽快3十一选五结果 上海快三今日推荐号 阿坝股票配资亅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