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甜妻可口:大叔每天都想撩

第861章 她不記得我了

    第861章 她不記得我了

    顧盛欽突然緊張起來,握著舒清的胳膊,不可思議的道:“舒清,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顧盛欽,你居然不記得我了?”

    舒清一臉無辜,甚至害怕的要哭了出來,“你……你先放開我。這位先生,你不要這樣……”

    顧盛欽怎么可能放開她,他決不允許這女人忘掉他。

    “小清,那你還記得歡歡和澤澤嗎?”顧盛欽就像是當初舒清喚起他的記憶一樣,耐著性子道:“我還是孩子們的爸爸,我是你丈夫,這你都不記得了?”

    舒清直接哭了出來,“我丈夫已經死了,你不是我丈夫!你走開!”

    說著,舒清沖門外的方向大叫:“媽!媽!”

    宋麗君本來就沒走遠,聽到她的尖叫聲,立刻跑了進來,“小清,這是怎么了?”

    怎么剛醒就滿臉驚慌,這小夫妻總算團聚了,難道不該是如膠似漆嗎?

    可現在,兒子一臉陰郁,舒清又哭的不知所措,宋麗君完全懵了。

    她走過去,關心的道:“小清,沒事的,沒事的,有什么事跟媽說。”

    舒清現在可是孕婦,怎么能這樣激動?

    舒清就這么靠在宋麗君懷里,指著顧盛欽道:“媽,讓他走,我不認識他。怎么會有陌生人跑到我臥室里來,你讓他走!”

    顧盛欽現在是被妥妥的嫌棄了,他站在一旁,黑著臉,一聲不吭。

    宋麗君一邊安撫著舒清,一邊道:“小清,你怎么會不認識他呢?他是盛欽啊,你連盛欽都忘了嗎?”

    “不,他不是盛欽!”

    舒清拼命搖頭,道:“盛欽已經死了,他……他被人害死了。這個人是假冒的,他不是盛欽。”

    顧盛欽氣的走過去,逼問道:“那你說,顧盛欽是怎么死的?”

    明明已經洗掉了凌少川那部分記憶,舒清怎么還會記得他之前已經死了?再說,后來凌少川也告訴了她,自己只是詐死,舒清不該是現在這個樣子啊。

    可舒清顯然就是不肯跟他說一句話,她抵觸的看著她,道:“我也忘了,我也記不起我丈夫到底是被誰害死的。但是,他的確死了,你不是真的顧盛欽,你是騙子!”

    顧盛欽漆黑的眸子定定地看著她,道:“那你還記得你丈夫的樣子嗎?”

    舒清一怔,連忙搖搖頭,“不記得了!你別問了,別問了,我的頭好痛……”

    宋麗君立刻給顧盛欽使了個眼色,安慰著舒清道:“好好好,媽不讓他問了,不問了。小清,你告訴媽,你現在到底還記得什么啊?”

    舒清捂著額頭,抽泣著道:“我……我也說不清,反正好多東西斷斷續續的,好模糊。我好像都記得,又好像什么都忘了。可我記得很清楚,我丈夫死了,這個人絕對不是盛欽。媽,您不要被他騙了!”

    說完,她晃著宋麗君,央求道:“媽,你能不能讓他出去?我不想看見他,求您,讓他出去!”

    宋麗君雖然覺得這樣對顧盛欽好像也不太公平,可有什么辦法呢?

    現在舒清算是半個病人,也不能跟舒清計較。

    因此,宋麗君望著兒子,道:“要不……你先出去?”

    顧盛欽氣的抓心撓肝的,可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冷哼了聲,陰沉著臉離開。

    舒清見他走了,才緩緩

    從剛才的驚慌失措中回過神兒來。

    她落寞的垂著眸子,道:“媽,我頭好痛,想睡覺。”

    宋麗君慈愛的撫了撫她的頭發,“那就睡吧。別睡太久,一會兒要吃晚餐了。”

    “謝謝媽。”

    舒清說完,便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宋麗君皺眉望著她,實在是很難相信,舒清居然喪失了對顧盛欽的全部記憶,卻把其他人記得很清楚。

    她記得自己,記得歡歡和澤澤,卻唯獨不認識顧盛欽。

    宋麗君離開臥室的時候,輕輕幫她關上了門。

    顧盛欽一見母親出來,連忙迎了上去,緊張的問:“她怎么樣了?您怎么跟她說的。”

    宋麗君同情的看著兒子,道:“盛欽啊,媽跟你商量個事。”

    顧盛欽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什……什么事啊?”

    宋麗君尷尬的笑了笑,道:“主要是現在小清腦子估計還沒有恢復好,對你又這么抵觸。不然你搬出去一陣子吧,等她把你想起來了,你再回來?”

    顧盛欽不可思議的看著宋麗君,“媽,我到底是不是您親生的啊?我搬出去?那她要一輩子想不起來,我還一輩子不能回來了?”

    “不不不,媽也不是這個意思。”

    宋麗君為難的說:“我估計這大概是他們給小清洗掉記憶的后遺癥。她現在這么怕你,你再天天在她眼前晃悠,這不是成心刺激她嗎?萬一她再被刺激的徹底失憶……還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哪能受得了她情緒這么波動。”

    顧盛欽連忙打斷了母親的話,“好了好了,媽!您別說了,說的我心驚膽戰的。”

    顧盛欽現在是心口發堵,腦子發蒙,好不容易舒清回到了他身邊,居然就這么華麗麗的把他給忘了。

    在舒清心里,他現在估計已經變成個死人了!

    顧盛欽越想越氣,搞不好這個凌少川臨走還使了個壞,不僅洗掉了舒清對‘夜之魘’的記憶,也順帶著洗掉了舒清對他的記憶?

    想到這種可能,顧盛欽簡直無法忍受。

    萬一這輩子這個小女人都想不起來了,他該怎么辦?

    顧盛欽心情郁結難當,道:“媽,晚餐我不在家吃了,我出去一趟!”

    說完,也不沒跟宋麗君說具體去哪里,便拿了外套匆匆離開家。

    慕久年被顧盛欽約到酒吧的時候,上來就劈頭蓋臉把他罵了一頓,“你又開始作死了!你是不想要命了?還敢喝酒?”

    那個槍傷在那么危險的地方,直到現在都沒有完全愈合。

    慕久年沒想到他會這么不愛惜自己,頓時憤怒的道:“你要是再喝個發燒感染的,我可不救你了。不給你點教訓,你都不知道厲害!”

    顧盛欽將手中的酒杯重重放下,神色要多失落有多失落,“舒清不記得我了……”

    慕久年挑了挑眉頭,有點驚訝,“她……洗掉的記憶不是關于l國那些人的嗎?”

    提起這個,顧盛欽恨恨地說:“所以我說,這該死的凌少川臨走時也不忘給我擺一道。舒清現在一口咬定我死了,我在她面前,她也不認識我。”

    慕久年轉動著手中的酒杯,緩緩分析道:“這不太可能啊。他們那些人要是真想要舒清,大可以向之前那樣動手明搶。現在他們都把人還給你了,至于再多此一舉?”
Back to Top
全民欢乐捕鱼街机版破解版 广东11选五5是合法的吗 福彩3d试机号新口诀 广西 选5走势图 幸运快3大小单双下载 互联网金融产品有哪些缺点 二四六精选天天好彩挂牌 云南11选五5奖金对照表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陕西快乐十分推荐号码 江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bug 黑龙江11选5彩票能组多少组 pk10人工计划交流群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是 疯狂飞艇是哪个地方 龙虎刷水不亏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