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重生之投資大亨

第378章:事情解決了

    “我有錢,任性,不可以嗎?再說,我剛才說好了,前期只投給你五個億,把這里打造成為夢回唐朝ktv的旗艦店。如果五個億的資金,還不足夠讓你把對門的嘉年華干掉,我就是瞎了眼,看錯了人。我,認賠!”

    陽哥做投資,從來都是這么的直接,爽快,一點兒不拖泥帶水。

    “現在的夢回唐朝ktv,就連帶這棟小樓一起,價值都沒有五個億。夏總完全可以直接把它買下來,為什么要多花這么多的錢,卻只拿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呢?”唐雅,有些想不明白這個。

    她相信,夏陽既然今天來了,在前期,他一定是對夢回唐朝ktv做過調查的。

    “因為你啊!”夏陽笑呵呵的道。

    “因為我?”唐雅的眼神里,透著一些小懵逼。她沒太聽懂,夏陽這話,是個什么意思?

    “要不是因為有唐總你,夢回唐朝ktv在我眼里,一文不值。別說五個億買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就算是五百萬,我都不會出。”

    夏陽一臉真誠的看著唐雅,道:“千金易得,人才難求啊!”

    “如果我不接受呢?”唐雅問。

    “很簡單啊!那我就賴著不走,一直到你接受為止。反正,烈女怕纏郎嘛!唐總你就算是再烈的烈女,那也一定是經不住我這塊狗皮膏藥纏的。”

    陽哥,是認真的。

    唐雅,不僅僅是夢回唐朝ktv的總經理,她還是唐克江的孫女。

    唐克江,是港城的傳奇。曾經的他,縱橫整個港城的地下世界。雖然現在的他已經老了,但他只要愿意出山,一樣是港城的大哥大!

    “只要是我不愿意做的事情,不管你這塊狗皮膏藥怎么纏,我都不會答應。”唐雅依舊選擇拒絕。

    “你是害怕了?”

    夏陽,笑嘻嘻的問。

    本來,陽哥是不想這么直接的,就揭開這女人的傷疤的。但這女人非要嘴硬,就是不答應,那他,自然只能把她的傷疤揭開,好讓她痛徹心扉一下啊!

    “我害怕?我害怕什么?”唐雅問。

    “你怕斗不過他們,最后會落得你父親唐志那樣的下場,稀里糊涂的,就出了車禍,給撞死了。仇人是誰,至今都不知道。”

    八年前的那場車禍,唐家一直在查,但至今,都沒有查出任何眉目。不過,經過唐家的不懈努力,半年后,兇手會浮出水面。

    但,陽哥是重生回來的啊!

    他是帶著真相回來的。

    “你知道兇手是誰?”唐雅問。

    “這個,你得問問黃三奎。”

    那次車禍,黃三奎并不是主要角色,但他確實是參與了的。因此,陽哥這波操作,并不算是栽贓陷害,只能算是借刀殺人。

    上一世,唐家就是從黃三奎那里找到的突破口。

    這一世,夏陽不過是提前給唐雅提了個醒,讓唐家的速度,能稍微快一點兒。

    “我的誠意,已經給你了。唐總,愿不愿意叫我一聲老板,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想好了,給我電話。我相信,以你的手段,撬開黃三奎的嘴。這時間,應該是綽綽有余的。”

    說完,夏陽便哼著小曲,走了。

    凌晨兩點。

    嘉年華ktv背后小

    巷子,黃三奎準備去搞點兒燒烤吃。

    突然,一輛面包車停在了他面前。

    然后,他就被帶走了。

    次日。

    一大早,夏陽便開著蓋拉多,去了白果小區門口的著家中介門店。

    雖然只有謝春蘭一個員工,店面也不大,但里面確實一塵不染的整潔。這個女人,做事那是相當的負責。

    “你來干什么?”謝春蘭有些疑惑,夏陽的突然出現。

    “我來視察工作啊!還有,你得叫我夏總!”夏陽,很認真的道。

    “是!夏總!”謝春蘭白了那家伙一眼。

    但,誰叫他是老板呢?

    所以,她還是勉為其難的,喊了他一聲“夏總”。

    “那個黃三奎,肯定不會再來找你麻煩了。”夏陽笑嘻嘻的說。

    “為什么?”謝春蘭問。

    “因為我今天早上刷到一條新聞,凌晨的時候,出了個車禍什么的,死了一個人。那人,正是黃三奎。”

    夏陽將那條新聞翻了出來,把手機遞給了謝春蘭。

    在看到新聞上的那張照片之后,謝春蘭的身子,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你……你做的?”謝春蘭像看個怪物一樣,看著夏陽。

    “什么我做的?你是說黃三奎出車禍,是我干的?”

    夏陽給了那女人一個無語的眼神,然后一巴掌拍在了她的皮鼓上,道:“你這腦子里,一天都想些啥玩意兒啊?我,是那種能干出傷天害理的事情的人嗎?”

    謝春蘭腦袋有點兒懵,沒有反應過來。在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臉刷的一下,就紅彤彤的了。

    夏陽這混蛋,居然拍她那里。

    “你……你討厭!”

    她其實也不相信,夏陽會直接去把黃三奎給謀殺了。因為,他不會那么傻。

    “黃三奎這件事,稀里糊涂的就被老天爺給解決了。接下來,你就好好的給我干吧!我一大早跑來,就是告訴你這個好消息的。不對,雖然那個黃三奎不是什么好東西,但死者為大,咱們還是不能說這是一個好消息。”

    說完,夏陽就走了。

    謝春蘭,依舊懵懵的站在那里。

    剛才夏陽的那一下,讓她整個身子,都酥軟了。

    在那一刻,她居然是多么的渴望,那家伙就是她的男人。那樣,她就可以重新有一個,溫馨的小家了。

    回到蓋拉多上,夏陽看著自己罪惡的,余溫尚在的右手。

    要不是為了取得那女人的信任,要不是為了讓她不要去猜想自己跟那車禍是不是有關系,自己怎么可能干出這么不要臉的事?

    陽哥,從來都是個很要臉的人好嗎?

    不過,唐家做事,還真的是狠啊!

    黃三奎被滅了口,那就是說明,唐家一定是從他的口里,問出什么來了嘛!

    按照道理,唐雅那個女人,應該給自己打個電話來才對啊!

    這手機,怎么就不響呢?

    夏陽剛一想手機響,他的手機,還真就響了起來。
Back to Top
全民欢乐捕鱼街机版破解版 推荐股票配资平台 双色球最新开奖结果 天津福利彩票快乐十分钟 股票基金是骗局 广西麻将友玩 手机棋牌游戏 6合图库安卓版 南方双彩手机下载安装 篮球比赛规则 全民彩票快速赛车 江苏股票配资 重庆时时彩软件狐仙 福建31选7开奖 山东11选五直选遗漏 江苏7位数开奖详情 网上股票推荐可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