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絕代天師

第七章 讓位

    由于這次的邪魅太多了,回去的路上也并不是很太平。

    還沒到盱眙(就是的我師傅古董店所在地),就遇到了的三波邪魅。

    雖然都是單只的,但是也可見這天下并沒有那么太平了。

    好在道家和大巴公司也有來往,每輛車都有天師駐守著,所以也沒有鬧出多大的波瀾。

    來到了盱眙后,我有一種久違的放松感。

    盱眙的天氣一直都是這種萬里無云,陽光照在身上也是暖洋洋的。

    這段時間一直都是在戰斗,所以神經一直緊繃著,回到小城市后,這種緩慢的節奏,頓時又讓我舒服了起來。

    因為最近天下不太平,所以各地的陰陽商人都在鄒靈的命令下,聚集在了盱眙,形成了龐大的商會,以尋求自保。

    所以盱眙境內并沒有什么邪魅敢逗留。

    我打了一輛出租車來到了的永恒古董。

    店鋪里面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

    平時的時候,鄒靈都會坐在店鋪的柜臺前的,但是現在卻看不到他的人。

    “鄒靈?師傅!”我喊了一聲。

    沒人應答。

    隨后我漫步來到了后院。

    后院同樣很冷清,也沒有看到師傅和鄒靈。

    就在我打算拿起手機打一下師傅的電話時候。

    外面傳來了急匆匆的腳步聲,我一看正是鄒靈。

    鄒靈看到我之后,幾乎都快哭了。“你終于回來了,師傅師傅他…師傅他…”

    “怎么了?”一看鄒靈這個表情,我頓感不妙。

    “你拿這么多冰干嘛。”我看向鄒靈手上擰著的滿滿兩桶碎冰。

    “這是師傅用的,你跟我來吧,師傅他就在房間里面等你呢,看了你就知道了。”

    “走走,快帶我見師傅。”

    隨后我跟著鄒靈來到了師傅所在的房間。

    剛進房間,一股冷風就撲面而來,就好像進入了冰庫一樣。

    我定睛一看,房間里面放著四五個半人多高的木桶,里面全都塞的滿滿當當的碎冰塊。

    而鄒歡正坐在其中一個木桶里面,臉色微紅,緊閉著雙眼。

    一股熾熱的氣息從他的天靈蓋里面不斷的往外滲透,木桶里面的冰也融化了。

    鄒靈好像已經做了很多次了,輕車熟路的把水舀了出來,隨后把兩桶碎冰倒入進去了。

    “師傅到底怎么了!”看到這一幕,我目瞪口呆。

    “師傅他……師傅他…就快死了。”鄒靈終于忍不住哭了出來,隨后開始告訴了我一切。

    原來這次師傅一回來后,就讓他給自己準備這些東西。

    雖然鄒靈不知道怎么一會事,但是也都按照師傅的意思去做了。

    而且他一靠近鄒歡的身體,就像是整個人都待在火爐里面一樣,熾熱難忍。

    進入冰桶里面后,師傅就經常處于昏迷的狀態,不過偶爾會蘇醒半刻鐘。

    這些天,他幾乎沒日沒夜的往桶里面添加冰塊,但是師傅醒來的次數也越來越少。

    而當師傅最近一次醒來后,居然向鄒靈交代起了后事,說他已經快死了。

    “那師傅說他去了什么地方嗎?”我問道。

    &nbsp

    ;   聽完鄒靈的敘說,我大概的明白了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師傅是去了某個地方,然后一直被困在那里,直到最近才逃了出來。

    師傅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會弄成現在這種情景。

    師傅的實力就算是和道尊交手也能逃脫,手上的邪物不說多了,光是我知道就有好幾個能秒殺我的存在了。

    而且還有一些我沒見過的。

    就像上次的陰兵葫蘆,那種強大的古邪物也應該不止一件。

    那么師傅為什么會弄成這樣?

    難道是因為古墓遺跡里面逃脫的邪魅所傷?

    可是這也不應該啊,時間對不上。

    師傅是好久之前就銷聲匿跡了,而古墓遺跡里面的邪魅是最近才沖出封印的。

    就在我推算著師傅的事情,冰桶里面的師傅終于有了動靜。

    桶里的被融化的冰水,咕嚕咕嚕的冒著熱氣,一道熱氣從他的身體里面噴射出來,而師傅也緩慢的睜開了眼皮,隨后看到站在一旁的我。

    “李文?”

    “師傅你醒了,到底發生了什么會讓您弄成這樣子。”我看到師傅醒來后問道。

    師傅的氣息很微弱。

    “都怪我太大意了,沒有做好萬全準備,才會栽在了器靈手上。”

    “不會吧師傅,還有您對付不了的邪物?”聽到師傅提到器靈,我就明白了,師傅受了這么重的傷是和邪物有關。

    不過師傅他老人家可是陰陽商人的掌柜啊,能讓他老人家受這么重的傷,這邪器得多厲害啊,難不成比上古邪器還要厲害?

    “沒錯,是至邪之器。”師傅緩慢的吐出了四個字。眼神也隨著這四個字的吐出,變得渙散了。

    至邪之器?

    我的腦海開始掀起頭腦風暴。

    不過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因為我腦海沒有一件關于至邪之器的信息,就連師傅給我的手冊上面,也沒有記載什么至邪之器。

    難道是師傅的新發現?

    “師傅什么是至邪之器啊?”我問道。

    師傅虛弱的回答道。“至邪之器是凌駕于古邪器之上的一種邪物,換一種說法,它們是所以邪物的起源。”

    什么!所有邪物的起源!!!

    那這么說,這至邪之物體豈不是所以邪物的老祖宗。

    我還想再問,師傅眉頭一皺,緊接著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吐了出來。

    我大驚失色,急忙的扶住他。

    師傅擺了擺手。“這次我受傷太嚴重,已經傷元氣和魂魄。為師現在之所以還能清醒,也是因為用邪物替我吊著一口氣息。”

    隨后鄒歡用極其認真的眼神看著我。“李文,跪下。”

    看到師傅這一副嚴肅的表情,我就知道師傅要有什么大事要說,立馬跪了下來。

    只見師傅顫微的說道。

    “為師想讓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師傅你說,只要的弟子能做到的,我一定努力的去辦。”在我的眼里鄒歡不止是和我有師徒名分,我早就把他當家人了。

    師傅從懷里掏出了的一個通透著邪氣的扳指遞給了我。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新一代的掌柜!”
Back to Top
全民欢乐捕鱼街机版破解版 广东十一选五平台官网 安徽快3开奖号码 福建体彩22选5开奖时间 海陆重工股价历史行情 贵州快三精准计划 湖北11选五的走势图彩经网 内蒙古11选5遗漏值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公式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 怎么开户买股票 江西11选五开奖走势图 极速赛车开奖 网址 北京福彩网pk10走势图 双色球公式永久不变 华东15选5预测杀号 好运快3是官方彩票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