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第二百一十七章:最小的獵殺者

    這樣的人,曹魏寧愿不留。留著也是禍害。

    估計不少玩家并非死于缺水和嚴寒,還有死在這些人手里。

    沒再廢話,曹魏一槍射向平頭。平頭卻突然拽過旁邊的瘦弱男子,男子驚恐的瞪大眼睛,看著子彈穿過自己。

    平頭一揮手:“殺了他。”

    幾人沖向曹魏,曹魏砰砰幾槍,但他們人多距離也近,此刻已經襲了上來。曹魏后撤想拉開距離,平頭忽然從懷中掏出一個東西,往曹魏方向狠狠一扔。

    瞬間,煙霧彌漫。曹魏已經捂住了口鼻,卻不想這東西氣息殺傷力巨大,嗆得他睜不開眼睛。

    和冷晴的防狼噴霧有的一拼。

    “嘩啦—”刀刃劃開衣帛的聲音,曹魏的側腰瞬間出現了一道猙獰傷口,他并不敢浪費子彈,一個小時只有十發子彈。

    曹魏向后閃避,待能睜眼了刀鋒已經逼到了面前,曹魏瞳孔一縮,偏過頭躲開了這一擊,他立刻開槍,給近在咫尺的幾個人各一槍。

    忽然,一股麻痹的感覺攀上了曹魏的心頭,他手一麻,常年的戰斗經驗讓他迅速換了手,給了平頭一槍,但這一槍平頭躲過去了。

    曹魏的子彈用完了,好在其他幾個人都倒地不起,只有平頭僅僅被擦傷了胳膊。

    曹魏感覺身體快要沒有知覺了,高級治愈能力猶在撐著,最終,他倒了下去。

    平頭獰笑一聲:“這可是老子的寶貝毒蝎子,咬人一口,它就死了。當然,你也等著斃命吧。”

    說完,平頭上前,打算再給曹魏來上一刀。

    曹魏狀況十分不好,他甚至站不起來,但高級治愈能力發揮效果沒那么快,如今是蝎毒占了上風,一時,曹魏還沒力氣去躲避。

    眼見刀子就要扎下,一聲狼嚎突然響起。

    “狼?”平頭變了眼神,他用刀狠狠刺穿了的胸膛,然后拔出刀子,舔了口上面的血。

    “沒法把你當儲備資源了。你就在這等死吧,也許不等蝎毒發作,狼就會先把你吃了。”說完他張狂的笑了笑,轉身走了。

    曹魏感受著胸膛的傷勢,扎偏了,沒傷及心臟。他舒了口氣,這樣等著治愈就行了。

    不過,狼是哪來的?

    曹魏躺在沙子上,周圍都是尸體。

    不遠處一只狼走過來,如果走到曹魏跟前,曹魏能認出,這是他剛才殺死那一只!

    狼靜靜看著曹魏這邊,但最后只是長長的嚎了一聲,跑了。

    曹魏閉上眼。

    睜開眼時,他看見面前站了一個少年。

    少年神色冷漠,正打量著曹魏。曹魏看了少年一會兒,卻發現少年竟是獵殺者!

    這么小…曹魏沒什么力氣,經過大半夜的修復,他感覺已經沒什么大礙了,只是渾身發軟。

    “被玩家傷成這樣,你可真有出息。”少年嗤笑了一聲,開口。

    曹魏敏感的覺得少年對自己并沒有敵意,于是他開口:“死不了。”

    少年坐到了他身邊,支著頭,問曹魏:“你的血,可以救人。”

    曹魏有些驚訝,他問少年:“你怎么知道。”

    少年指了指曹魏胸膛干涸的血漬:“你沒發現嗎,你的血液里流淌著一種白色的光點。我見過有這樣血液的人,只要不是致命傷,他都可以復原,而且他的血也有救人的作用。”

    曹魏愕然,他起身看去。的確如少年所說,干涸的血漬里帶著白點,只是并沒有發光。這種白點很隱蔽,曹魏之前就從沒發現。

    “后來那個人呢?”曹魏問。

    “死了。”少年沒什么感情,“被人一刀砍斷了頭,死了。”

    />

    曹魏覺得那人和少年的關系一定不簡單,想起少年獵殺者的身份,他問:“你參與幾場游戲了?”

    少年靜靜的托腮:“數不清了,從我十歲起就進到這里,一開始,那個人保護我,后來他死了,我也變得強大。”

    十歲!曹魏震驚,少年現在看起來十六歲左右,也就是說,主神的游戲,他玩了六年!一個月一場,也有近百場了!之前他們遇到的最多的一個人是四十四場,而這個少年,他還這么小。

    六年都沒有脫離這種游戲,曹魏的心情很陰沉。

    “你是一個人嗎?”曹魏問。雖然少年是獵殺者,雖然少年玩過他十幾倍的游戲,但是少年年齡太小,曹魏還是忍不住把他當弟弟看。

    少年點了點頭,又想到了什么,補充到:“現在是一個人。”

    曹魏嘆了口氣,也就是說,少年以前也是有隊友的,只不過,那些隊友,應該都死了。

    現在已是深夜,星幕沉沉,少年的眸子平靜無波,根本不像這個年紀該有的眼神,而是像一潭死水。在星空的對比下,更顯得沉悶。

    “你很,強大。”曹魏看著少年。

    少年搖搖頭:“我也許并沒多么強大,可能也打不過你,可是我足夠幸運。”

    玩了這么多場游戲,那么多強大的人,聰明的人,都一個接一個倒在了他面前。少年迷茫了很久,為什么自己還活著,最后他得出了結論,因為他幸運。

    只有幸運的人,才可能活這么久。

    對于他的話,曹魏沒反駁。他知道,經歷這么多場游戲的少年心理已經不能按正常人看待了。于是曹魏打算問點有用的。

    “你都去了哪些副本?”

    少年似乎在回憶,他平靜的說:“冰川,雪原,原始森林,未來世界,古代戰場…太多了,偶爾也會重復,沒什么意思,不過是為了活著,殺人,再殺人。”

    曹魏不覺得他是個嗜殺的人,不然也不會和他聊這么久。

    天穹下,兩個人就一個躺著,一個坐著。曹魏看著少年,覺得這是自己看到過的最大的奇跡。

    “那你在現實世界呢,上學嗎?”

    少年笑了:“你不認識我啊,我是個明星,有幾百萬粉絲的那種。”

    曹魏覺得自己的世界觀一次又一次的在刷新。他不關注明星,所以認得出冷晴,卻認不出這個少年。不過這個少年是怎么想的?有無數獵殺者在現實世界殺人,明星簡直就是活靶子。而且游戲已經夠累了,曹魏想象不到如果還要兼顧明星的行程,一個人該有多累。

    他才十幾歲。曹魏心想。

    少年把曹魏拉了起來,曹魏不知道他有何用意。

    “走吧,一起把這次游戲過了。”

    曹魏注視著少年:“我有隊友,我們不殺人。我們要轉換陣營。”

    少年看著他,嘴角掛著嘲諷的笑:“哦…又是一個以為自己是救世主的傻蛋,不是一個,是一群…”

    曹魏皺著眉望著他:“什么意思。“

    少年笑了出聲,他笑得很用力,神經質一般,他指著曹魏:“沒人成功過,哦,有個人即將成功了,結果呢,人數不夠了,知道真相的玩家不等那個蠢貨說什么,上去把那個蠢貨的腦袋砍了下來!!”少年要笑出眼淚來,曹魏聽懂了,這個人就是少年剛才口中可以治愈那個人。

    “可你知道嗎,那個蠢貨,他從一開始就告訴我!如果轉換陣營失敗,他愿意去死!該死,可笑,太可笑了,這樣的蠢貨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了。剛才的話算我沒說,我們就此別過!”少年揚長而去。

    曹魏看著他的背影,心中說不出的酸澀。

    這條路難走,他知道。其實他已經殺滿了三個人,如果這時候他找到隊友,跟他們說,殺人吧,會不會其實更好一些?
Back to Top
全民欢乐捕鱼街机版破解版 娱乐电玩城平台 深海捕鱼游戏平台 四川宜宾麻将下载 富深所 十一运夺金投注金额表 河南今天11选5走势图 敦和资本 北京赛车pk10该单 炒股的本质是赌博 七乐彩100走势图 百度吉林11选五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 一分钟一期彩票app下载 玩快三怎么才能赚钱 股票微信群吧 欢乐岛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