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湘云秘聞

第一百零五章 母親的擔憂

    劉寶和趙志杰之前還幫我們,雖然覺得煩人,但也沒有從它們身上嗅到危險。可這一次他們出手,差點害了小紅,就已經不是惡俗那么簡單了。

    奈何他們神出鬼沒,想要找到不容易,殺死更難。

    白衣公子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以此來做要挾。不過他把劉寶和趙志杰的價值想得太大了,只要小紅不愿意去昆侖山,我也不會為了這事去跟小紅說什么。

    包括歐陽月月的事,我剛才說的,只是暫緩事態的嚴重,最終結果還要看小紅的態度,不過到了那時,小紅也有準備了。

    白衣公子跟我說了一遍,問我記住了沒有。我點點頭,打算連夜就回去。但白衣公子又說:“蒙拓的人剛走,他們不可能無緣無故跑來送命,恐怕還有別的事要做,現在下山未必安全,不如大家聚在一起等著,天亮后再走。”

    我之前還擔心蒙拓會去我家,但現在小紅回去了,加上家里的上官清淺,八部陰將也未必是對手,反而是我們去了還要添亂。

    盤算了下,我也不急著離開,跟著眾人靠在地頭閉目養神。

    白衣公子指揮著人把八具尸體搬到一起,做了防腐的聚陰陣法。見陳歐和張萌萌一直盯著,白衣公子還有些生氣的道:“尸體我會弄回去交給各家,畢竟這一次的事是我牽頭,原因我也會跟他們詳細的如實說明,你們要是信不過,可以派個人跟著我一起去。”

    陳歐和張萌萌這一聽,急忙賠笑著道:“不必了,我們信得過!”

    “對,信得過!”張萌萌也急忙跟著說。

    這也不怪白衣公子,陳歐和張萌萌平時的樣子就賊兮兮的,看人的眼神總是怪怪的,不熟悉的人被他們盯著,都會被他們看得非常的別扭,會有些不知所措。

    白衣公子哼了聲,這才沒在說什么。

    一夜無事,第二天天一亮,陳歐、神算子和張萌萌我們幾人就下山。到鎮上,陳歐又去找了一輛車,早上九點就把我們送到了村頭,到家我都沒有去二叔家,而是直奔我家。

    推門進去,發現家里沒人,牛圈也是開著的,老牛也不見了。

    要是平時,我會以為我媽是去放牛了,但上官清淺跟她在一起,不可能還去放牛。

    我屋里轉了一圈,喊了幾聲,不見人影就直奔二叔家。結果到了二叔家也只見小紅,不見我媽和上官清淺。就問小紅我媽有沒有來這里。

    小紅坐在院子里,回我說:“她們應該去勾魂山了。”

    我一聽就急了,有些生氣的道:“她們肯定是遇到危險才會去的勾魂山,你提前回來,怎么不去看看!”

    面對我的怪責,小紅也有些不悅,眉頭微皺道:“她們去山里,未必就是遇到危險!”

    “什么意思?”我氣頭上,一下沒反應過來。神算子在一旁小聲提醒道:“你老婆走的時候,不是提到過要給上官清淺一個好處!”

    他一提醒,我才恍然。

    只是以上官清淺的性格,她連小紅給的紫符都不想要,怎么可能會主動去山里拿好處?

    我還是擔心她們是遇到危險,硬拉著小紅要到山里看看,小紅拗不過我,只能陪我上去,陳歐他們一看,表示太累了,不想去了。

    正好,我也不打算讓他們去小紅家,不然看見什么都是寶貝,他們伸手拿,我還不好拒絕。順便讓他們留下來照顧一下歐陽月月。

    我自從上次下山就沒有在去過勾魂山,兩次和道門的人談判,都是上官清淺和陳歐他們來,所以我只是知道道門的年輕一代人駐扎在外面,卻不知道具體的規模。

    小紅和我才到勾魂山外面,就看到一大片的帳篷,駐扎了不下幾百人。

    而且這會兒白衣公子他們也已經到了,尸體停放在外面。人群里,有不少仇視的眼神,我也沒工夫去分辨他們是那個門派的人。

    白衣公子應該是剛剛解釋完,見我上來,又道:“詳細的情況我剛才已經說了,責任,我也愿意承擔。”

    我有些后悔路上跟小紅說話耽擱了,要不然就能知道他說了什么。

    漢語博大精深,有些時候,聽著是那么回事,但只要稍微給點暗示之類的,意思就變了一個。眼前這些人虎視眈眈,看上去不太像是解釋清楚的樣子。

    當然,我也不排除是我之前的敵人。

    反正太多了,再來幾個也無所謂了。現在有小紅在,他們一群年輕人也沒什么辦法。

    小紅都懶得搭理他們,牽著我的手直接從人群中走過去,眾人憤怒歸憤怒,但沒有敢攔在路上的。

    只是我們才過去,后面就跟了一大堆的人。小紅沒理會,但我知道他們想干什么,停下來吼道:“干什么?難不成你們還想做強盜?”

    “大路朝天,各走一邊,林初,難不成我們連進山的資格都沒有?”人群中有人出聲質問。

    立刻就有人接話道:“你們家只是在勾魂山,我們現在又不上勾魂山。”

    他們的目的昭然若揭,我想要在罵回去,但被小紅拉住道:“別理他們,他們過不了石陣。”

    小紅開口,我也把道口的話忍了下去。過去的途中,小紅給我傳音道:“沒有實力,任何語言都會乏力。別人嘲諷你一年,不如你在他臉上打上一拳!”

    我無語的翻了個白眼,要是都像她說的這樣做事,我恐怕活不到成年就被人打死了。

    畢竟有時候,真理并非生存之道。

    何況人都是有脾氣的,被人謾罵嘲諷,自然是罵回去心里才舒坦,沒有遇到陳歐和張萌萌他們之前,我被寶兒他們嘲諷得很厲害,遇到他們,整個人都舒暢了。

    我本來想跟小紅說不是誰都像她,什么都能忍,也能把拳頭砸在任何人臉上。但想想還是沒說。

    路過峽谷的時候,我還四下里看了看,也沒見吳起,不知道是早上他沒辦法出來,還是護送我媽和上官清淺去了勾魂山。

    這時跟在后面的人里有人喊我問道:“林初,這里的天色一黑,就會出現一口巨棺,希望你能如實的告訴我們,里面是什么!”

    如實的告訴?

    這一開口,事實就已經定下,要是在配合上實力,完全能把人逼死。

    我停下來,冷笑道:“這里又不是我家的地盤,有什么東西,我這么知道?你們人這么多,把棺材一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剛才的話,我回懟回去,剛才冷笑發問的人一下就啞火了,因為他不敢對我施壓。

    “走吧!別跟這些人浪費時間!”小紅手拽了一下,把我拽了過去,兩人并肩繼續往前走。跟來的人有一部分到這里就聽了下來,包括白衣公子也沒有在跟來,看來他們只是想知道那口巨棺的來歷。剩下跟在我們后面的,都是一些沒見過的陌生面孔,估計也是跟在后面看個稀奇。

    然而我剛這樣想,后面就有人道:“這一次的斗法大會一過,勾魂山我們想上多少次就上多少次。”

    這話聽著特別刺耳,我又想回懟回去,結果被小紅扣住手,不讓我開口。

    我氣不過,但又無可奈何,只能邊走邊把白衣公子邀請她去昆侖山的事大致說了一下。

    我的意思是如果去了昆侖能夠化解一場爭斗,那自然是最好的

    ,否則道門的人現在明目張膽的窺視勾魂山,不可能一點把握都沒有。

    “去了干什么?”我話才說完,小紅就反問我。弄得我一時有些語急,結結巴巴半天才想起來道:“昆侖墟里還有人,聽說比你厲害了,而且你一個人的能力可能解決不了三生花的事!”

    小紅輕輕一笑,回頭看著我問:“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她的眼睛像是會放電一樣,看得我臉都紅了,支支吾吾的道:“算是吧?”

    “什么叫做算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小紅有些鉆牛角尖。

    “是!”我也干脆的回答。小紅聽了臉上才多了一抹微笑。但也沒說要不要去昆侖山。

    后面的路就只有三十多個人跟著,到石頭陣前,他們也停了下來。

    小紅帶著我進入陣法,走了沒幾步,就看到一泡牛屎。陣法里,牛和人一樣,不知道路徑不可能走出去,而且還會招來陰兵的攻擊。

    現在看來,上官清淺還真的是上山了。而且看起來沒什么危險,不然老牛也沒工夫在這里拉屎。

    只是上官清淺主動上山,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可見她的小自尊心,還是有價格的。

    我們到山頂,遠遠就看見小紅的大殿,二叔的老牛還悠哉悠哉的在水塘邊河水,聽到我們的動靜,老牛哞哞的叫了兩聲又低頭吃草,緊跟著大殿的門就被人推開,我娘惶恐的從門后面露出個腦袋,看見是我和小紅,這才欣喜的跑出來。

    “媽,你沒事吧!”我迎上去,抓住我娘的手,左右打量她。

    我媽也在大量我,很緊張的摸著我的臉道:“媽沒事,小初,你是不是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上官小姐說有人要害我們,然后就帶著我來這里了。”

    我媽跟我說話的時候,眼神一直偷偷的看小紅。左瞧右瞧見我沒事,急忙拉著我走到一旁,小聲道:“小初,我聽上官小姐說這里是小紅的家,是真的嗎?”

    這事沒必要隱瞞,而且也瞞不住。我只能點點頭。我娘神情一下就嚴肅下來,沉默了一會才道:“小初,娘以前也沒問過,以為她就是個尋常人家的姑娘,可那宮殿金碧輝煌,像皇宮一樣,可見這姑娘來頭不小。”

    我一時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說,我娘當時只知道紅棺里有個女人,但她沒有見過小紅,后來我說紅棺的事解決了,緊跟著小紅就來到我們家了。如果是道門里的人,可能會聯想到一起。可我娘就是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平時有些封建,但不管怎么說,她都不會想到紅光里的人會活起來。

    見我沒說話,我媽又急忙解釋道:“小初,媽不是說小紅不好,我的意思是,她祖上要是大富人家,留下的家產多,你也不能去圖人家的錢財,更不要因為小紅家里有錢才對人家好,做人要踏踏實實!”

    我有些無語,我媽是看到一屋子的黃金,被刺激得有些語無倫次了。

    “媽,你就別瞎想了,我和小紅好得很呢!”我安撫了下我媽。

    這事我媽也只能給我提個醒,并改變不了什么,臉上擔憂,卻也沒在繼續說這事,而是問我道:“小初,你是不是得罪人了?你答應過媽要好好念書,怎么又在外面惹是生非了!”

    “媽!”我有些無奈,只能加大聲音喊了他一聲,讓她打住道:“現在還有半個多月才中考,我肯定能考上縣城里的高中,你就不要著急了!”

    “那你跟媽說,你得罪了什么人!”我媽媽一臉憂愁。

    我有些抓狂,上官清淺是不知道我媽的情況,還是不小心說出來,總之現在都給我擺了個難題。

    我正不知如何回答的時候,小紅走了過來,拉著我媽的手道:“媽,小初沒得罪什么人,是以前他二叔得罪了幾個人,現在已經解決了,我們來就是喊你們下去的。”

    小紅一聲媽,喊得我媽是眉開眼笑,眼睛都瞇在一起了。聽說是二叔的仇家,又有些無奈的道:“這懷安也是,他自己每個音信,麻煩卻都落你們頭上了。”

    我媽抱怨二叔,但眼里還是透著對我爹和二叔的擔憂。

    見矛頭轉向二叔,我也道:“我估計二叔就是怕仇家上門,才跑沒影的,現在麻煩解決了,應該過一久他就會回來了。”

    我媽嗯了聲,聽說麻煩解決,要回去,急忙說:“上官小姐還在屋里,我這就去叫她。”

    我媽說著就要進大殿,不過被小紅拉住道:“媽,她可能還有點事,先不要管她了,結束了她會自己回去。”

    “哎呦,這怎么行,那么大一個家,讓一個外人單獨住在里面,不好!”

    我媽突然變得有些小肚雞腸了,見我和小紅都怪怪的看著她,我媽有些尷尬的道:“不是媽小氣。小紅,也不是媽要圖你什么,只是自己的財富,要好好的守著。媽知道上官小姐家里也有錢,只是……”

    說道這里,我媽有些說不出口,不過我們都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想說上官清淺沒有小紅有錢,事實也是如此。

    我道:“媽,你就別操心這些了,小紅的家在這里這么多年,還沒有人能把東西偷走的。”

    “對了,有個吳起的小伙子,他是幫忙看門的?”我媽眼睛一亮。

    我急忙說:“對,就是吳起。”

    我媽應該是見過吳起,見我說他就是看門的,這才松了口氣道:“那小伙子看著就有本事,有他看著,那也好。那我們回去吧!”

    小紅和我一聽,兩人對視一眼,都是暗自吐了口氣,看來不僅是我緊張,他自己也很緊張。

    我媽跑去拉了老牛,我們一同下山。至于上官清淺,她手里有小紅的信物,出入也不會有問題。

    出了石陣,道門的人都走了。帶著我娘,小紅沒有原路返回,而是走了一條小路。到家后我娘就去忙活了,我看小紅有留下來的打算,而且她也必須留下來才行,于是我就在家里呆了會。

    我娘給我們做了點吃的,中午她就下地干活,趁著沒人的時候,我才問小紅,她搶了輪回眼和幽冥眼有什么用!

    小紅也不否認,大大方方的把兩顆珠子拿了出來:“輪回珠和幽冥珠一陰一陽,用它可以找到陰煞門的駐地,最主要的是要找到蒙拓的大本營。”

    “為什么?”我有些不解,蒙拓那么強大,手里不知道有多少兵,我們躲他都來不及,怎么還能去找他。

    小紅道:“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但昨晚的事,你不要以為真的就是我布的一個局中局,黃金火騎兵和道門的人去,都有他們自己的理由。”

    “什么理由?”我還是問。

    小紅道:“道門也在找蒙拓,只要找到蒙拓,拿到他掌握的關于扶桑神木的信息,到時候才能去解開三生花的秘密,它們是相互關聯,一環扣著一環,只有一步步來才行,所以白衣公子的話,完全就是在騙你。等我們去了昆侖,到時候他們肯定會想辦法把我們拖住,待我們出來的時候,他們早就掌握一切了。”

    我聽到這里,臉色也是一變。小紅又語重心長的道:“小初,你太容易相信人了。要知道,在這個世上,不管是誰,什么樣的地位,只要他活在這個天地間,他就有一個出賣自己的價格。”

    聽到這話,我突然有些不舒服,照這樣說,我睡都不能相信了?包括小紅?

    我心直口快,也沒有繞彎子,接著就問:“那有一天,你是不是也會為了某個能達到你價值的東西,然后把我出賣了?”
Back to Top
全民欢乐捕鱼街机版破解版 一分快三平台app 贵州11选5下载安装 福彩3d开机号 查询山东群英会的开奖结果 微信理财通安全吗 吉林福彩快三下载安装 上海天天彩选4彩控网 上海期货配资平台 内蒙十一选五一定牛 山西快乐十分奖金规则 二尾中特在哪个网站 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股票融资买入的步骤 广东十一选五每天开多少期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20选8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