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終極學生在都市

第二千五百七十一章 靈龜

    瓏公主只覺得后背發冷,面色變得難看,心生強烈無力感。

    她萬萬想不到殘留在神域的魔人,竟然有龍師這種級別的強者,看來他們此行兇多吉少。

    他們甚至都沒辦法抵達魔之谷跟前,便要命喪在這黑水河里。

    瓏公主說了句:“前輩先走。”

    隨即,她迅速回過身去,握緊拳頭,便要砸向那股瘋狂碾壓而來的魔氣。

    李澤道沒走,他的感知能力在瓏公主之上,因此更是清楚的感覺到那股氣息的可怕之處。

    在他看來,這個女人若是選擇跟其硬碰硬,就算不死,也得身受重傷!

    李澤道能眼睜睜看著瓏公主身受重傷成為自己的累贅?不能!

    “這個自以為是的白癡。”

    李澤道嘀咕了句,同樣回過身去,甚至手還伸了過去,一把摟抱住瓏公主那纖細的腰肢的同時心念一動。

    瓏公主本已經握拳,就要爆發出可怕的氣息出來,迎向那團可怕至極的魔氣。

    腰肢突然間被一只強有力的手摟抱住,身體一頓,心里涌起一種前所未有的情緒,腰間那里更是**無比,于是那拳頭便擊打不出去了。

    她那雙紫瞳微微睜大,流露出極其怪異的情緒,心想野人前輩這是要做什么?

    僅為了占自己的便宜?但是現在似乎不是占便宜的最佳時機吧?

    他竟然敢侵犯自己?瓏公主想了想,更為過分的事情他都已經做過了,這點侵犯又算得了什么?

    與此同時,那團飽含著死亡腐朽氣息的魔球已經碾壓到跟前,甚至,瓏公主都嗅到死亡氣息了。

    但是瓏公主的面色卻是不變,她整個人已經淡漠下來了。

    她知道,野人前輩既然這么做,那就有他的道理,他是不會允許這團可怕的魔氣轟在他們身上的。

    果然,瓏公主發現自己的面前多出了一道顯得如此神秘的金黃色幽光,她發現他跟野人前輩被這神秘的金色幽光籠罩起來。

    瓏公主眉頭微蹙:“這是……某種魂器?”

    下一刻,只聽見“轟!”一聲震耳欲聾的悶響

    那團可怕的魔氣狠狠的轟在了這樣一堵釋放著柔和金色光芒的光罩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音響,仿若天崩地裂一般。

    這自然是黃金罩釋放出來的幽光。

    黃金罩本就被譽為最強悍的九品魂器,在加上以李澤道是天機修煉者,他可以提供極其強悍的天機氣息來施展以及維持黃金罩。

    因此哪怕是無明門主那種級別的強者奮力一擊,也沒辦法打破這黃金罩。

    無明門主不行,龍師不行,所以眼前這顆可怕的魔球自然也不行!

    更別說,這顆魔球其實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奮力一擊之后,它的生命也一下子就被燃燒殆盡。

    呼吸之間,魔氣消散,蝙蝠魔人身形出現在那里。

    生命即將燃燒殆盡的緣故,它已經是皮包著骨頭了,就像是一只被風干了巨大蝙蝠倒掛在哪里似的,看起來著實讓人毛骨悚然。

    它那快凸出來的大眼睛極其不甘且惡毒的盯著光罩里的李澤道以及瓏公主看,隨即它那身體重重墜入那黑水河里,沉了下去,不知所蹤。

    蝙蝠魔人的死亡,也讓追趕而來的那些魔人的身形停滯了下,腦海轟鳴著,心里掀起比下方那黑水河還要強烈數萬倍的滔天巨浪,壓根就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它們知道這些人中這對狗男女是最強的,所以蝙蝠燃燒了自己,就為了將其擊殺。

    但是沒想到,他們強也就算了,竟然還擁有足以抵擋住蝙蝠的奮力一擊的寶貝。

    這還有道理可言嗎?

    片刻之后,它們瞳孔里的那一抹濃郁的愕然盡數化為猙獰以及惡毒。

    它們清楚,就連蝙蝠魔人在燃燒掉自己性命的前提下都傷不了這兩個人,都攔不住這兩個人步伐,那它們自然也攔不住。

    李澤道沒心思占瓏公主的便宜,他迅速松開瓏公主那腰肢,撤了那黃金罩,轉身繼續向前急掠。

    瓏公主紫色眸子掃了自己那腰一眼,心里怪異了下,隨即緊隨其后。

    那些魔人各個仰天長嘯,發出震耳欲聾的嘶鳴聲.

    一時間,那被魔氣所侵染的黑水河像是感受到魔人的憤怒似的,變得更是暴躁,水流更合適湍急,發出的那種咆哮聲,著實令人心悸。

    憤怒的魔人那猙獰的眸子死死的盯著前方那兩道背影,心想哪怕是死,也要阻止一下這兩個該死神域人的步伐,哪怕阻止一下,那也是好的。

    若是阻止不了……做做樣子也好。

    至少得讓即將沖破封印逃出生天那些同伴知道,它們已經盡力了不是?

    所以,它們繼續瘋狂的追趕上去。

    瓏公主無視身后那些魔人的存在,就如同那些魔人無視空山老人他們的存在一般。

    她掃了近在咫尺那道身影一眼,終于忍不住開口詢問道:“野人前輩,那是……黃金罩?”

    “真不愧是瓏公主,果然見多識廣。”李澤道腳尖在那大石頭上輕輕一點,身體繼續向著下一塊石頭急掠。

    心里暗罵這黑水河也太他媽寬了吧?這石頭也太他媽滑了吧?

    “那是神界靈龜所擁有魂器。”瓏公主皺著眉頭看著近在咫尺那道身影,愈發的覺得這位野人前輩的來歷極其神秘。

    身為龍脈,有關神界的事情自是多少了解一些,至少是熟悉那八大靈神的。

    她十分震驚,靈龜的黃金罩竟然會在野人前輩的手中。

    “這正是那只靈龜給我的。”李澤道相當隨意開口,表示這壓根就沒什么的樣子,卻還是一副沒錯就是這么牛逼,趕緊崇拜我吧的表情。

    瓏公主瞳孔微微瞪大,卻是沒有懷疑這話的真偽,因為若不是靈龜想給,哪怕是龍師,也沒辦法從靈龜手中奪走這黃金罩。

    卻又難以想象這是真的,靈龜怎會將如此珍貴的魂器送給這位野人前輩?

    “你知道的我壓根就不想要,但是那只靈龜非得給我,還說你妹的你敢不要的話小心龜爺一個龜爪子拍死你……我打不過那只無恥至極的鬼,只能勉為其難的要了。”

    李澤道無奈到極致,覺得那只龜如此強人所難當人太過分了。

    瓏公主臉上的肌肉抽了抽,她發現野人前輩的不要臉水平怕是已經是靈宇境水平了,足以成為神域第一強者。

    “哦,還有老鬼,就住在無間地獄的那顆就像頭豬似的大肉球,知道我魂魄之體尚未覺醒,我說沒事,過斷時間自己就覺醒了,它非得說不行,你這么帥氣的一個人魂魄之體不覺得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然后讓小烏龜損傷自己的魂魄幫我覺醒了魂魄之體……”

    “……”

    “對了,還有那聲音極其動聽的蝴蝶,就那蠱神大人,見我長得帥,非得把它收的那徒弟嫁給我……瓏公主你說這都是什么破事?”

    瓏公主面色堅硬,有了一種想將這個厚顏無恥之徒一腳踹進這黑水河里的沖動。

    李澤道這個無奈啊:“當然,這都不算啥,最瘋狂的要數那只靈貓,天天沒事就在我耳旁喵喵叫的,求著要當我的寵物……公主殿下,你來評評理,這不是要折煞死我嗎?”

    瓏公主心神顫抖得厲害,面色僵硬無比,當真找不到任何言語來形容自己此時此刻的心情了。

    瓏公主不由自主吞咽了一口口水,艱難開口:“前輩也是神界的人?”

    卻是有些糊涂了。

    神界的人,為何要屠殺神龍使者,羞辱龍脈?又為何要鬼鬼祟祟的潛伏在神八城里不知所圖?

    更為重要的是,這位野人前輩何德何能能讓那些靈神如此重視?因為夠不要臉?亦或者是,他這是在吹牛?

    “不是。”李澤道心想你這不是侮辱人嗎?神界那小廟哪里容得下我這尊大佛?

    “那……”

    “幫我想一個不需要入贅龍宮,也不用強闖,還不用巴結龍師它們便可進入龍宮的法子,我就告訴你我的真實身份。”李澤道說。

    瓏公主沉默了下說:“我想不出來。”

    李澤道氣息一滯,差點整個人滾進那黑水河里,有些無語的回應道:“所以我不告訴你我是誰。”

    瓏公主說:“那我不問了。”

    心想你是誰,好像也沒不是那么重要。

    李澤道無語,就覺得這是兩個小孩子在對話,無聊至極。

    李澤道突然間想起什么,說:“剛剛那一拳,不錯。”

    方才目睹瓏公主砸出那一拳的時候,李澤道也感受到了一絲莫名的壓力。

    這拳頭他卻是有些熟悉,之前他擊殺神龍使者的時候,他們使出的就是這樣的拳法。

    “那是龍拳。”瓏公主說。

    李澤道了然,原來是屬于盤龍的拳頭,難怪有著如此可怕的威力。

    就在這時,李澤道察覺到什么,抬頭掃了那前方一眼,瞳孔微微縮了下。

    那原本直沖云霄的魔氣,竟然已經消失不見了。

    魔之域是被上天所遺棄的永夜之地,魔氣也是黑的,照理說是看不見那魔氣的。

    但是偏偏那道魔氣黑得詭異,跟那黑夜是完全不相同的一種黑,再加上那種可怕至極的腐朽氣息朝著周圍擴散,因此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現在,那道可怕的魔氣沒了。

    沒了就意味著,被封印在魔窟里的魔人終于掙破封印,逃出來了。

    瓏公主面色一下子變得凝重,心里多少有點埋怨野人前輩,若非他拖拉了時間,此時他們早就已經抵達魔之谷谷口了。
Back to Top
全民欢乐捕鱼街机版破解版 管家婆期期准之选 浙江20选5走势图大星 韩国福彩快乐8 香港管家婆全网精准 黄金价格为什么暴跌 广西快乐十分在哪里买 股票几点开盘交易 快乐彩12选5计算公式 博易大师配资 辽宁35选7开奖72期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 贵阳麻将冲锋鸡下载 一码特一码肖 幸运农场水果版app 网上投稿赚钱的网站 交钱推荐股票的公司靠谱吗